·联系我们
·设为首页
·加入收藏

首页 资讯中心 舆论监督 直通县区 通讯专栏 本网特稿 图说西北   人物   微话
首页 > 人物 > 正文

作家高安侠和她的长篇小说《野百合》

时间: 2016-03-04 18:44:24   来源:大西北网 点击:

高安侠近照

 
   高安侠简介:
 
    女,中国作协会员,陕西签约作家,《读者》签约作家。中石油作协理事,陕西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,鲁迅文学院第八届高研班学员。现供职于延长石油管道运输公司。各类获奖征文十余次。
    著有散文集:
   《弱水三千》《辽阔的蓝》《我们身边的空缺》《完美的背后》
    长篇小说《野百合》
    获奖情况:
    中华铁人文学奖

    后附长篇小说《野百合》后记


    白发油矿(代后记)
 
    十年前,在一次北京的一个文学聚会上,我和一位作家聊天,他问我哪里人,从事什么职业。我告诉他说来自陕北,是一名石油人。他脱口而出另外一家石油企业的名字。以为我在那里工作。我告诉他说我是延长石油的。他瞪大了眼睛,说根本就不知道陕北还有这样一家石油企业。
我是个记者,出于职业习惯,就开始大讲我们企业的百年史,什么“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”,“毛泽东题词埋头苦干”,“抗战时期养活边区政府”等等,他听得十分入迷。末了,冷不防问了一句:既然你的企业有这么多传奇的故事,为什么不把它们写下来呢?

    这件事让我的心动荡不安,很长时间来,总是不时地想起来他的话。作为一个写作者,对这个企业应该负有一份责任。可是,我总觉得还欠点什么,仅仅是写一个故事吗?

    “言之无文,行之不远。”再好的题材,如果写成了宣传稿,恐怕离文学也就很远了。
那么缺点什么呢?

    很久以来,我企图寻摸那一点缺乏的东西。

    那时,我正在撰写延长油矿广播史,凭借工作之便,采访过很多老石油。他们之中有一些曾经在延长油矿工作过,后来在新中国快速发展期,被调到很多新开发的油田工作。有一位在中科院工作过的老石油,当他在电话里得知我是延长油矿的员工,一时间非常激动,能听得出那苍老的声音里微微的颤音,他语无伦次,反复念叨“呃,延长油矿,我知道的,我在那里工作过……”他在电话里回忆起当年的工作情况,又问我现在的情况,当我告诉他我们已经突破了300吨大关。电话里满是他爽朗的笑声,说:“当年,想都不敢想,那时候一年也就产300来吨。”

    不久,我接到一封信,老人家专门写了一篇回忆文章寄来,工工整整的颜体小楷,6页,没有一个墨点。我从这封沉甸甸的信里,感受到他了对这个高原腹地的小油矿的感情。
在那一年的采访活动中,我不管是给谁打电话,电话的那头得知我来自延长石油,说话的语气一下子就变得柔软热情起来,暖暖洋洋的,就像阳光下春水涣涣。

    后来,偶遇一位女性,她是延长石油第一批女工人。

    我们去看黄河,晚上住在一个同事的亲戚家,女主人年过六旬,黑头发里夹杂的白发已经看起来非常醒目。但是,她收拾得很干净,蓝色小方领上衣平平展展,家里几乎一尘不染。陕北人就是这样,家里穷归穷,却爱干净,简单破旧的几件家具擦拭得干干净净,太阳照进来,满满一窑洞的阳光。我喜欢爱收拾的女人,我觉得一个女人如果到了不收拾自己的时候,可能对这个世界已经全无兴趣。试想,一个对世界没有兴趣的人,怎么可能有趣?

    我就和她闲聊,才知道她曾经是油矿的第一批女工人。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,她被下放回农村了。老人提起当年的事情还是心怀不满,觉得她的下放很不应该,本来下放名额已经满了,但是,当时的领导想超额完成任务,这样就会得到上级的表扬。于是,她们几个女工也被打发回家。
不言而喻,农村和工厂完全是两个世界,在油矿工作的时候,她们刷牙,洗澡,看电影,上夜校识字扫盲都是平常事,可是回到农村之后,一切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   有一首民歌唱到“过了一回黄河没喝一口水。”黄河岸边其实是极度缺水的,眼睁睁看着一条大河流过,就是喝不上。岸边的人们吃水主要靠驮,据说,本地人嫁女儿娶媳妇有个重要指标,就是家里有没有驮水的驴。要是有,媳妇就好娶,若不然,谁家女子嫁过去就糟糕了,试想,天天从深沟底下驮水,是个什么滋味?

    因为水来之不易,用水自然就是一件极为谨慎的事,刷牙,从来不需要。洗脸,一家人只用一碗水,年轻女子、媳妇只拿毛巾的一角沾沾湿气,在脸上抹一抹便是洗脸。洗澡基本上一辈子就两次,一次是刚生下来,一次是死后。民间有句话形容水的珍贵,来了打发要饭的是“宁给一碗油,不给一碗水。”

    但是,她不是那样。

    她刷牙,洗脸都很讲究认真。这些生活的细枝末节使得她与众人区别开来,但是,她倔强地保持着这种区别,直到从一个妙龄少女变成华发老妪。

    更重要的区别是,她供养四个孩子念书,两个女孩中途差点因为交不了学费而辍学。老伴说,女孩子念到中学毕业就满可以了,不要供了吧。
她不。

    后来她的一个女儿成了我中学的同事。提起当年母亲艰难供书的情形,泪水盈盈。
无疑,老人的这些观念和做法都来自于那个小小的油矿。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地方。它所给予她的文明的熏染,深刻改变了她,虽然她又回到了农村,但是她所接受的理念,使得后辈得以改变命运。

    很多石油人给我描述第一次见到电灯,第一次打电话,第一次看电影,第一次听广播的情形。小油矿给予来自农村的青年多么多惊奇的体验,每一次惊奇都好像是打开了一个美丽新世界。一名已经退休的老工程师跟我说,第一次听到留声机,他就怀疑里面藏着个能说会唱的小小人儿,后来,人家修理留声机,他就凝神观察,看小小人儿在哪里藏着。自然没找到小人儿,但是,留声机的神奇却激发起一个农村孩子对科学的兴趣。之后,他成长为一个机械工程师。

    在一次同学聚会中,我得知一个同学的远房叔叔是延长石油的老员工。上世纪三十年代,他受命赴疆,在遥远的帕米尔高原寻找油源,有一次,因为风雪天气,误入邻国,差点被当做间谍引发一场外交冲突。那个时候,国家受难,百姓受难,延长石油人凭着一腔报国热血,踏遍千山万水寻找石油,希望拯救这个灾难深重的国家。

    后来,他回到了延长油矿,可不知什么原因又被开除回家,从一个勘探技术人员变成了扛着锄头的农民。可是,在新疆寻找石油的那段经历,让他一而再,再而三地追忆。他总是喜欢给孙辈讲故事,那阳光灿烂的帕米尔高原上,停留着他的一段爱情。

    他爱上了一个维族“羊岗子”(姑娘),可是姑娘的父母不喜欢他,他们说,汉族人太狡猾。这是一个爱情悲剧,可是,小孩子们天真的笑容,让故事涂上了轻喜剧色彩。后来,孩子们长大了,也不爱听他的故事了。他就跟大树讲,跟庄稼讲,跟看院子的狗讲,更多的是一个人叨叨。村子里的人笑道:“看哪,那个老头子憨了。”

    当我知道了这个老人后,请假驱车去采访,可惜,太迟了。他已经去世半年多了。村里人眨巴着眼睛问我:“他是你的亲戚?”

    他是延长石油人血脉的上游。

    许许多多的故事堆积在心里,日日夜夜翻腾不已。故事的精神内核都指向了一个方向,那就是工业文明与陕北人的关系。

    很多人说,黄土高原上的陕北人,一方面深受农耕文明的影响,勤劳刻苦,节俭内敛。另一方面深受草原文明的影响,豪迈奔放,爽朗洒脱。其实,从延长油矿诞生之日起,当工业文明的曙光照耀陕北大地的时候,一切就改变了。工业文明同样也深刻地影响了陕北人,雕塑着陕北人的个性气质。

    如果我们认为,延长石油对于社会的贡献仅仅限于物质财富层面,那就严重地低估了它。事实上,它丰富了陕北人的精神世界,陕北人包容的性格,开阔的视野,对外面的世界至死不渝的好奇心,总想跑出去闹一番世事,无疑深受工业文明的熏陶。

    昔日小小油矿,今天已经变成了一个令人仰望的存在。在国内同行业中,有了巨大的存在感,这是石油老前辈们筚路蓝缕、艰苦创业的结果。回望走过的路,110年,我们的白发油矿实在不容易。他的奋斗史既是一部光荣史也是一部心酸史。每一个石油人的心里大概都藏着一部长篇小说。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高安 百合 作家

上一篇:人大代表杨秋芳:洛川苹果要品牌化营销
 下一篇:最后一页

 
精彩推荐
  作家高安侠和她的长篇小说《野百合》
  高安侠长篇小说《野百合》出版
  政协宝塔区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五次会议...
  洛川县第十七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...
  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开幕 俞正声...
  政协洛川县第八届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隆...
  宜川县第十七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...
  政协宜川县第八届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隆...
  宝塔区十七届人大五次会议隆重开幕
  延安市宝塔区召开网络媒体座谈会
微话 更多>>
  大年初四,吉林男子喝酒后雪地冻死
  陕西横山交警公安执法犯法牵4条人命窝案!
  延长油田杏子川采油厂发生原油泄漏事故
   周至68岁老汉被非法侵宅有家难归
  旧路已封,新路未好,延安二庄科沟进...
  “表多多”书记被质疑,官方何以沉默?
网站简介 | 广告服务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反馈意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