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联系我们
·设为首页
·加入收藏

首页 资讯中心 舆论监督 直通县区 通讯专栏 本网特稿 图说西北   人物   微话
首页 > 人物 > 正文

永远的白纪年

时间: 2018-01-18 14:35:01   来源:大西北网 作者 曹谷溪 点击:

​​原标题缅怀白纪年

作者 曹谷溪

    2015年1月15日,白纪年在西安逝世,享年89岁。白纪年是一个传奇人物,他13岁投奔延安,16岁入党,他是推动陕西农村改革的带头人之一,更是中国共产党执政以来,“第一个用民主推选办法产生的省委书记”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平民书记。

    白纪年同志逝世后,国家主要领导人分别发来唁电表示哀悼,向家属表示慰问并送花圈。

    在他逝世三周年之际,再次阅读《缅怀白纪年》一文,他的音容笑貌跃然眼前,一件件往事令人感慨万千。

【 一 】

    白纪年是陕北绥德人,曾仼中共陕西省委书记。

    1984年11月13日,《人民日报》头版发了消息,并配发了题为《改革干部制度的大胆尝试》的评论员文章,盛赞“陕西省采取民主推选的办法荐举省委书记,是干部制度改革的一次成功尝试,值得重视和推广。”国内数十家报刊转载;美联社、法新社、南通社等国外媒体也竞相报道:“这是中国共产党执政以来,第一个用民主推选办法产生的省委书记。”由于媒体的广泛报道,白纪年顿时成了中外驰名的新闻人物。

    白纪年是一个传奇式的英雄。路遥把他写进了《平凡的世界》,只是名字改成了“乔柏年”。1987年《延安文学》第一期就压头发表了路遥的《新上任的省委书记》。正是《平凡的世界》第三部的第一章和第二章。路遥与白纪年有过多次交谈,他们成了朋友。路遥曾对我说,有一天深夜,省作家协会突然停电。那正是他处理一个小说情节的要命时刻,一怒之下给省委办公厅打了电话。白纪年立即给相关领导人打电话说:“医院是救人性命,不能停电,作家是拯救灵魂的工程师,也不能停电!”想不到几分钟后,自己的台灯顿时闪亮!

    我想,陕西是文化大省、是文学大省,也许与省上领导的这种观念不无关系。
 

【 二 】

    其实,在此之前就有人对我提及白纪年的许多轶闻趣事。《延安文学》的创始人白龙先生,是白纪年的本家堂叔。他鼓励我在工作中要敢想,敢干,力争上游。他说,我有个户家侄子,辈分比我小,我属猪,他属猴,我大他三岁,是我学习的楷模。他13岁就和几个同学背着行李,徒步奔赴延安参加革命队伍;27岁就岀仼共青团陕西省委书记,是当时全省最年轻的厅局级干部。他创造了一个陕西青运史上受到共青团中央高度赞扬的“黄金时期”!

    另一位给我讲白纪年的人,是冯森鹷。

    1978年,他刚刚从“牛棚”中解放出来,就出任新华社陕西分社社长。这位喝延河水,吃小米饭成长起来的新闻老战士,一到仼就风急火燎地回到他久久别离的延安。然而,他的所见所闻,却使他大失所望,触目惊心:

    延安有很多农民上街讨饭:很多农民去年口粮不足200斤,大家深切怀念毛主席在延安时的日子;强购过头粮,形成大购大销劳民伤财的严重情况;农田基本建设的形式主义和瞎指挥害苦延安人民!

    上面的文字,是1978年新华社《内部参考》第95期刊登的一万余言的《延安调查》的小标题。在京的许多老同志面对此文失声而泣。

    无须讳言,冯森龄的《延安调查》确实从中央到地方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。有人说,老冯的文章是给革命圣地“抹黒”,王任重同志亲自到陕北作考察。记得,他在延安地直机关干部大会上激言厉辞:“新华社记者的内参文章,如实反映了延安乃至陕北革命老区的真实情况。现在还纠缠什么“抹红”、“抹黒”的同志,党心何在!良心何在?!

    在胡耀邦、王震、王任重等中央领导的亲切关怀下,国务院决定:减少陕北百分之五十的公购粮任务;每年拨发五千万元扶贫资金。从此,陕北人民才结束了吞糠嚥菜的日子。

    在冯森龄采写《延安调查》时,地委通讯组的几个同志常常帮他做一些服务性的工作。有一次,我和他骑着自行车到延安南二十里铺采访。在一个长着三棵老杜梨树的山坡前,他突然跳下车子。他说,1940年春天,我们在这儿开荒种地。我的一位同学哭了鼻子!他叫白纪年,说一口跟你同样浓重的绥德土话,那时候,他才是一个14岁的小娃娃呀!个子低,担钩子长,挑一担洋芋种子往山上送,前面的筐子在山坡上一碰,后面筐子就掉了,洋芋种子撒了一地……

    这位当年“哭过鼻子”的白纪年,经过多年革命风雨的洗礼,成了一位具有独思考的坚强战士。五十年代,他就认为许多遭到批判的“右倾分子” 讲的是大实话;六十年代,他对当时西北局在社教中推行的极“左”路线很不理解,坚定地和当时主持陕西省委工作的胡耀邦站在一起……“文化大革命”的惨痛经历,使他进一步认识到党内“左”倾思想严重危害。他重新工作后,大刀阔斧地平反冤假错案,成了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的坚定拥护者和勇敢践行者。

    我注意到,在他的讲述中,不时有大滴的泪珠涌动。

【 三 】

    在我的生活圈子里,有许多人值得敬重,值得祭奠。冯森龄就是其中的一位。他的信仰、品行、情操、胆略和治学精神,都应是我学习的楷模。在我主持的《延安文学》上,先后发表了著名记者贾炳申撰写的长篇纪实文学“追求真理的战士”、卜昭文的“在潋流的漩涡中”和刘言的“从五篇《内参》,到八亿元扶贫款” 等记叙他的文章;1998年,陕西人民岀版社岀版了由我主编的《人民记者冯森龄》。德高望重的新闻界老前辈、新华通讯社老社长穆青同志题写了书名;时仼新华通讯社社长郭超人同志为此书撰写了序文。

    因了这部书,我才有幸认识白纪年,并成了朋友。

    我知道这部书中,不能没有白纪年的文章。在此之前,我们没有见过面。本来八杆子探不着的事,在担仼过榆林地委书记的霍世仁的帮助下,当天就进了雁塔南路的8号院,见到了仰慕已久的白纪年。正像冯森龄所说,他讲一口与我“同样浓重的绥德土话”;长相和路遥笔下的“乔柏年”相似,富态的“国字脸”,头发略有谢顶。

    在此之前,霍世仁告诉我,白纪年还是全囯有名的“抗癌英雄”。他心态好,有毅力,先后做过6次“癌病灶”切除手术,虽然年逾七旬,身子骨依然硬朗。我刚刚说明来意,便满口答应。他笑着说:“冯森龄为咱陕北人立了大功!世仁,你对他也很了解,咱俩毎人写一篇。”在他的鼓动下,省委常委、省纪委书记李焕政和延安行署专员张志清等同志,都为这部书写了文章。

\

冯森龄与白纪年合影

    想不到刚刚一个星期我就收到了他一笔一划撰写的《怀念冯森龄》。更想不到的是他在印厂打出校样上亲自作了三次修正。

    我说,这些事可以让秘书代劳呀!他说:“一个领导干部,把什么事都交给秘书去办,不仅是不负责任,更是一种自我作贱!”

    他怎把话说得这么重?

    想不到,多年来一直迷惑不解的难题,原延安大学校长申沛昌先生的一则笑话,竟使我恍然大悟。

    一次,延安精神研究会的几位同志在一起聚会。说起干部作风问题,白纪年说:“现在一些嫩娃娃,刚当了个什么官,就忘了他是谁的儿?大事小事要秘书操办;专用水杯、公文包,要提前放在主席台上;不管主持个什么会议,都要秘书写个主持辞。开头话,结束语,中间还要对发言者进行点评。就差没写咳嗽、放屁!”

【 四 】

    走进白纪年的心灵世界,和他的许多老战友、老同事一样,无不被他独特的人格魅力和工作作风所蜇服。“他有啥说啥,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。不会话到嘴边留三分,更不会事不关己不开腔。对于社会上的不正之风和干部中的不良风气,他从来都是毫不留情地揭露,尖锐地批判,大力纠正。”这是曾和白纪年相交相处五十多年的徐山林在一篇文章中的文字:“他联系群众十分光泛,不论在机关干部或在平民百姓中,他都有许多朋友,连一些服务人员跟他都处得很熟,无话不说。他没有官架子,无论做部长,做省长,做书记,从来不让人称他的官衔,只让人叫他‘老白’!”

    是的,一个高官,或者是一个某方面的成功者,如果他能够眼睛向下,常常对弱小者给予呵护与关爱,那么,他就一定会得到众多的人对他的敬重和爱戴。

    2005年8月,申沛昌打来电话:霍世仁和白纪年去榆林,路过延安,要我去看看。我去宾馆去见霍世仁,他握着我的手说:“你来得正好,刚才白书记还说要到文联去看你,要我打电话看你在不在?”

    此刻,仿佛有一股强烈的电流从全身通过。我和“老白”的接触仅有为《人民记者冯森龄》索稿和《绥德文库》时的几次见面。霍世仁见我诧异,便解释说:“他非常看重你和曹世玉编纂文库这个事情!”

    2007年5月,在邵江城画展上白纪年与谷溪互致问侯。

    不经意的一件小事,几句平常话,竟使我顿时明白这十三岁参加革命的“绥德汉”得到众多人对他敬重、爱戴的原因。

    我被他完完全全地征服了。以后,每去省城就想去雁塔南路的八号院去看他;听说他病了,就想领着儿女去医院看望:元月15日下午两点,接好友惠怀杰短信:“13时40分,白纪年在西安逝世”!当即就打电话给儿子曹培华到西安吊唁:并撰写了“光明磊落,两袖清风人民官;胸怀家国,顶天立地绥德汉”挽联,请怀杰代劳制作。

    这是一个陕北诗人对他伟大灵魂的吟唱么?

    不,这是来自无定河畔,陕北黄土高原的天声地籁!

    2009年夏天,谷溪携带他的儿子曹培华、女儿曹亦超去陕西省医院看望白纪年书记 。

    2015年元月16日至30日于延安柳林虎头园

相关热词搜索:永远的白纪年

上一篇:【欢迎赞赏优秀参赛作品】延长走笔
 下一篇:最后一页

 
精彩推荐
  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 习近平主持
  陕西发布一批干部任免通知
  习近平谈治国理政》第二卷全球发行突...
  中央政治局最新会议 确定修宪四原则
  十九届二中全会于1月18日至19日在北京召开
  胡和平会见法国总统马克龙
  延安市五届人大二次会议胜利闭幕
  习近平对中国经济给出8大论断
   严纯华出任兰州大学校长
  商洛山阳县巨资修建蔬菜基地 为何先...
微话 更多>>
  陕西延安市环境监察支队随意执法遭质疑
  榆林能源公司招聘信息突然删除
  陕西府谷县委书记方虎城简历中两个年...
  长庆运输公司对开发商审查不慎 四百...
  电信延安分公司把客户手机卡过在别人...
  米脂农村询问案情, 被法庭厅长杜庆...
网站简介 | 广告服务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反馈意见